高人一等的女兵生活

 

        

陳大萍畢業後和村內的鄰居一起報考女青年大隊,考上後遭父母反對,直到最後一刻,父親還是很嚴厲的告訴她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否則即刻斷絕父女關係。剛開始不習慣團體生活,尤其是集體洗澡。在國防部女青年大隊工作賺到的第一份薪水750元時,從來沒看過那麼多錢,數來數去興奮到睡不著覺,也全部寄回家中,集訓後直接留在隊本部成立籃球隊。之後與籃球國手結婚,轉任軍訓教官,退休後從事志工20多年,並自費到泰北當志工教授中文。

字幕內容:
高人一等的女兵生活
我們家兄弟姊妹有六個,我父親只是一個士官長。所以我母親身體又有遺傳性的氣喘。
所以身體又不太好,那我父親是白天上班,晚上還要再去兼差。我們的學費那時候沒有像現在有那麼多獎學金。
有時候學費到學期末了,學費還沒有繳完。所以這種情形之下的話,我弟弟妹妹活得也很辛苦。
所以我就毅然決然地,那時候我畢業以後只想說找一份工作,而且有收入的。所以那時候我們約了眷村的四位鄰居,我們就說我們要去找工作。
那時候本來我想要考那個…找好多地方考,那本來要是說要去當情報人員。那時候又招考,我去了以後人家一看我,妳不行。
因為我明顯的比人家高很多,我身高有174嘛!他說,妳有特徵嘛,不能考。所以我就只有去考女青年隊了。
那時候50年的時候10月份,正好那時候是閱兵嘛,閱兵他們穿著草綠軍服,我一看,哎唷!怎麼這麼狼狽呀?!
穿那種衣服,洗澡還要大家在一起洗大澡堂,是大家在一起,中間一個大池子。
然後用臉盆這樣子洗的,所以那時候很不適應。可是慢慢慢慢慢慢,看到學姊她們就慢慢就適應了。
那麼我們第一個月領到薪水的時候,那時候還沒有百元大鈔,都是十塊錢。我第一次領到第一份薪水的時候,很興奮。一夜沒睡覺,在那鈔票數來數去數來數去。
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多錢,結果因為我們那時候吃呀住呀,甚至連衛生紙、肥皂都會有發的。
所以整個把錢都寄回家去。政二的時候,他主要就是說那時候集訓,一方面在軍中巡迴,因為軍中你要上那個三民主義課程呀。
或是政令宣導呀,好像很單調。那我們多一個女兵去,跟他們做一個籃球友誼賽呀。
或者是做一些活動的話,我們還擔任他們教練比賽的裁判呀。我們都有學過的籃球裁判。
所以他們的爭議就比較少一點,也容易提高軍中士氣。我們早上要跑步。往內湖那邊跑,而且一天要訓練好多次。
而且早上要規定要投籃投多少次,那時候尤其是體能訓練跟這個要投籃,在大太陽底下這樣子曬的話,真的晚上還要練。
就是做這些工作。那時候因為在以前沒有經過這種集體式的那麼苦的訓練,那他們其他隊就去訪問呀,去上課呀。
覺得他們很舒服,那我們就要在那個地方,集中在那個地方。好像是很苦,其實也蠻有樂趣的。
因為我50年10月份入伍,那56年我就跟那個籃球國手張星嶽結婚。那麼因為有家了嘛。
所以57年的時候,我就退出女青年隊,然後轉入到軍訓工作。到了86年的時候,那麼因為我本身是天主教的嘛。
他有一個民愛會,他是屬於泰北文教的,那時候完全要自費。到那邊泰北那個地方唷,他那邊的那個老師很缺乏,而且他也孕養一些比較可憐的孩子。
所以我們要去訪問那些可憐的孩子,還到那些比較特別有困難的家庭去訪視。如果可能的話,就是說幫他找認養人,幫他孩子交學費。我覺得我們女青年隊都受了國家的恩惠很大,如果沒有女青年隊的話,老實講我們可能不是今天這麼樣地風光了。
我說的意思不是講風光啦,為什麼我們女青年隊訓練過了,不管是在義工的單位或是參加…平時參加婦女會、婦聯會。

相關故事
與老公相識的過程

與老公相識的過程

茶葉帶來的姻緣

茶葉帶來的姻緣

初入社會的記者新鮮人

初入社會的記者新鮮人

走入茶產業的淵源

走入茶產業的淵源

烽火歲月 萬里奔波

烽火歲月 萬里奔波

馬祖淡菜的推手

馬祖淡菜的推手

祖父母的往日舊事

祖父母的往日舊事

印尼留學生在臺生活

印尼留學生在臺生活

夢想從棒球選手變成西點師傅

夢想從棒球選手變成西點師...

外省人本省人的內外聯姻

外省人本省人的內外聯姻

我的本省爸爸和原住民媽媽

我的本省爸爸和原住民媽媽

咬一口甜美的水梨

咬一口甜美的水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