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離鄉,才更想念故鄉的味道
        

王沛然對阿嬤的記憶是片斷的。小時候,只有過年才有機會看到阿嬤,從臺北到嘉義,近6小時的車程,對她來說,總覺得那是一個沒有終點的旅程。鄉下的阿嬤家有稻草的香氣,但空氣中也時常參雜著水牛和豬圈的怪味。阿嬤重男輕女,對於王沛然較為嚴厲,但對於弟弟卻給予更多的寵愛和笑容。
在紐約讀書的那段日子,除了人格養成、增廣見聞外,離家愈遠的她,竟愈想念家與故鄉的味道,在異鄉生活的那十年,搬過無數次家,每每都會在新家貼上喜歡的海報,或擺上臺灣帶去的玩偶,在他鄉佈置屬於家鄉才有的味道與記憶。

相關故事
來臺打拼的異鄉遊子

來臺打拼的異鄉遊子

茶人憶往

茶人憶往

孤身渡海來到臺灣

孤身渡海來到臺灣

網路時代的力量

網路時代的力量

茶葉中的親情

茶葉中的親情

祖傳茶產業的脈絡

祖傳茶產業的脈絡

烽火歲月 萬里奔波

烽火歲月 萬里奔波

我的追夢歷程

我的追夢歷程

夢想從棒球選手變成西點師傅

夢想從棒球選手變成西點師...

我的本省爸爸和原住民媽媽

我的本省爸爸和原住民媽媽

棄醫研米食 離鄉為癌夫

棄醫研米食 離鄉為癌夫

跌跌撞撞的籃球路

跌跌撞撞的籃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