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茶葉的黃金時期到衰退
        

娓娓道出早年外銷臺灣茶的歷程,黃正敏見證茶葉外銷市場的黃金時期,當時日本的伊藤園也曾是合作對象。隨著茶產業的式微,黃正敏後來也將自家工廠的製茶機器無償送給越南同行,他還曾到越南去看那批老機器,拍照留念的瞬間,自己眼淚也跟著掉下來,心中無限感慨。

字幕內容:
那個時候有一個田中跟中國建交,日本開始賣很多的機器到中國大陸去,結果中國大陸沒有外匯,好像商社裡面就處理這個事情,外匯的事情,意思就是說日本商社有十大商社,他就想到說福建最大產業烏龍茶,就把烏龍茶賣到日本去,然後日本完全沒喝過烏龍茶,他認為說他的宣傳廣告就會瘦,所以日本人很相信媒體,全日本就瘋了,真的就從0開始一下子就香港、台灣、福建、還有新加坡的烏龍茶,全部買到日本去,而且大賺特賺,日本不懂這個茶,所以從五塊錢到五十塊一百塊美金一公斤都有,可能更貴的品質更差,他跟那些外行人買的,那跟我專業的人不敢賺太多老實的講,烏龍茶在日本那時候的風情真的在我人生來講也是難得,你去到日本任何的自動販賣機,全世界販賣機最多的是日本,到廁所裡面的販賣機都有烏龍茶,而且他們最大的飲料公司COLA、OSAKI、三多利這些都提供,從最小鐵罐的350CC一罐飲料開始,2010年日本是最大的茶商,他把這個烏龍茶開發出來,開發出來以後台灣也接受到這個好處,當然福建是接收最多的好處其次就台灣。

[02:02]那時候我的客戶是透過三井日本最大的商社,我大概每個月有一個到五個貨櫃銷到日本去,那大陸是六萬多噸賣到日本去福建的,我們講日本人賣烏龍茶是賺最多錢的而且價格非常好,那一直到現在六七年前伊藤園,現在台灣超市你也看到一罐飲料大罐的伊藤園,那時後因為他還沒有技術上還沒有解決到他們的綠茶也可以做罐飲料,所以他從烏龍茶、紅茶在發展後來他們開發出綠茶可以做罐飲料,他就開始打廣告就打得不一樣了,以前是講烏龍茶會瘦,大家喝了很久沒有瘦,這個就有點破功了,那又加上他們傳統綠茶的人,日本的男人慢慢地好像被女權超過了,伊藤園他的行銷是非常強的一個組長,他第一隻罐飲料是(茶哪來的(日)先生對太太(茶拿來啦(台)那就是他罐飲料出名的地方。

[03:41]那我剛才也講過烏龍茶日本人喝綠茶日本人他的廣告是跟著他的文化,所以喝我們的烏龍茶是跟我們的醫療效果會瘦,其實不瘦,他們就慢慢不想,他們就回歸紅茶或他們的綠茶,那綠茶裡面他們又已經做到說罐飲料已經打破傳統的日本,因為日本喝茶都是壺泡,而且日本的家庭主婦每天早上一定要泡茶在飯後一定要喝茶,然後一定要準備茶、點心給小孩帶去學校,那這些文化呢已經慢慢消失掉,為什麼呢,因為罐飲料的方便而且罐飲料有一個比較偷雞摸狗的地方,你普通甘茶好壞你一泡行家就大概看的出來,那你要經過罐飲料大量加工的話他可以添加很多東西,如果他很澀他把它添不會澀,所以有可以加工的就是走到變加工品。

[04:55]現在日本的罐飲料已經不再有烏龍茶,如果你現在去日本任何的地方自動販賣機,有的話也是一隻,而且那也是最後的掙扎,已經快沒有了,他們不信烏龍茶會瘦,現在還有一些消費者來台灣要回去的時候他買烏龍茶,他是因為有些人上癮啦,他是喝一點,我在做工會理事長,同時做顧問過程裡面,很多很多日本同業工會日本的媒體跟我抱怨,你們台灣賣烏龍茶都亂七八糟,因為可能都是旅行社帶去應品店(05:43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寫),等於是四倍五倍的價格,買回去泡給你喝的跟買回去感覺又差很多,所以搞得我被罵得很慘,所以你現在在街道上會看到紅牌子每一個紅的招牌每一個店裡有一個招牌,那時候我就跟獅公會的講,因為有一次我們在迪化街做活動的時候,馬英九來了,馬英九走到我攤位面前我跟馬英九講說馬學弟呀,因為他是我台大法律系的學弟,我就說日本人跟我抱怨台灣賣茶都亂七八糟,我們正規的茶商都受波及了,是不是可以有什麼辦法讓我們受保障不會受波及,被日本人在罵。

[06:36]後來經過市政府也有工會也有研究結果就是每一家門口可以看到紅鐵牌,那一個坐起來三萬多塊,是台北市的這個工會會員廠商才有那樣的牌子,就表示說我們大膽地跟日本人講你只要在門口看到這個紅色的鐵框,你就可以大膽地跟他買,如果有品質跟價格不合的地方你的投訴絕對會處裡,那其他的地方就不再我們的處理範圍內,所以這個過程裡面因為兩國太近因為觀光客的關係所以造成很多的問題,就像現在很多大陸觀光客到高山去買茶都是一條龍都是圈在某一個地方,不是高山也當成高山茶賣,搞得真正的高山的茶農不中意反而抱怨了一堆,政府也很頭大,要怎麼處理。

[07:42]所以茶葉的事情一定要完全完全的內需化,完全做內需要做行銷應當政府要有另外一套政策,因為過去的成長過程是外銷,外銷比較辛苦我剛剛講過桃、竹、苗三縣好好的管理,農方面管理、做方面管理、出口方面管理,我們出口要執照呀,對不對,我們美幣還要外匯還要結交給銀行,我不能我錢放在口袋裡面呀,所以什麼事情你要把它放任自由的話,那就是亂,那1982年日本時代一直流行用製茶管理規則廢掉,是誰廢掉是李登輝當省主席,那個時候他認為台灣的錢淹腳目因為我們已經有IT產業了,所以有很多IT產業製造很多的外匯,所以台灣錢淹腳目,他認為農民種茶是很辛苦要曬太陽,天下哪有不辛苦的,所以他就想說茶葉不要管制了,還茶飲農,就農民呢小農民本來沒有種茶,他只有半甲地或一甲地,他現在開始可以自己做,然後鐵工廠就做小型機械,我們都是大型的機械,他就小型的自產自銷,自產自銷還好,初期我們工會還幫忙他在台北辦展覽辦促銷,後來他們就做大了,他們又直接再加上現在宅急便,所以在高的山,你現在打電話過去玉山阿里山買茶晚上茶就到了,因為有宅急便有網銷,所以這個實體的茶葉店,本來這實體的茶葉店。

[09:33]他們是有市政府或是各縣政府的營業執照那你不能賣茶,而且你要開發票呀,甚至說這幾年的食安問題你還要農藥檢驗,但是農民既然講農民他們農民他們什麼都不要,所以我就跟農委會講現在這些不是叫農民應該把他們改成茶農商,他是茶農也是茶商,他直接販賣,他沒有開發票他沒有農藥的問題,因為他不是一個身分證嘛!他沒有執照嘛!所以身分證跟執照的差別,我今天如果說橫越一條馬路沒有斑馬線,我走過去我是不是違規,我違規的話警察站在我旁邊他也不會處理我,為什麼,我身分證呀他沒辦法罰我,那我今天騎摩托車過去的話我有牌照他是不是可以開單,我開車更不行了,為什麼要有管理辦法,那你要還茶飲農我們沒有反對給農民很好的條件,現在你要把台灣的茶葉從三萬噸現在只有剩七千噸,現在只剩高山,平地的茶和高地的茶都沒有了,他現在要復耕去年到前年一直講要復耕,誰要給你復耕呀,沒有人沒有勞力了嘛!還復耕,他甚至還考慮是不是要用外勞,那你就更死啦,現在台灣外勞已經太多啦,你還要用外勞,沒有正面去考慮,只有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11:14]我站在一個老茶農的立場,我跟政府的建議是把他切割清楚,法律上農民這一塊不要稅不要什麼都可以,但你要去輔導他們,你要去管理他們,不要因為身分證過關,以現在的電腦來講,桃園機場一天多少人出出入入都可以管制,你這樣台灣上萬個農民你也管不好嗎,那你工廠方面現在沒有子彈好打,這些像我們從事外銷過的人,我們也很懂行銷在哪裡,而且國際市場的Market price在哪裡!但我沒有子彈呀!比如說像現在全世界紅茶大概是兩塊到五塊、綠茶是五塊到十塊、烏龍茶五十一百,那你一天到晚叫我去賣五十一百我要去哪裡賣,賣給誰呢?那你應當考慮市場有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錢,滷肉飯有人吃,鬍鬚張的滷肉飯不管你是35還是40塊還是有人吃呀,你去大飯店裡面那個凱悅飯店1600對不對,1600還是一頓啊!還是肚子飽啊!你不能只有這樣想,一個政府的實政跟政策是絕對,所以李登輝他把這個用的非常好的制度比如說農工大家分開,大家守法有法律可循,我工廠跟茶農買茶,我沒有付他的錢,我會被吊牌,我們茶農任何的投訴縣政府要處理,我們每一年都要寫報表紀錄那麼大本,要給縣政府,所以管理不是不好,管理是可以永續經營。

[13:08]不管你是好歷史亂以後,那我們的茶葉可能在1982年民國72年民國71年李登輝當省主席的時候,那時他的法務室主任是我台大同學xxx(13:28人名聽不清楚)他有一天打電話給我,正敏你們做茶的裡面一個法令要廢掉,我那時聽到就很怕,那時我就跟我的理事長,我的理事長是省議員陳錦霞我們就開會再開會,我們就跑去農委會跟他講說請政府研究妥善才廢,不要一下子就廢,結果這個傢伙是湖南人的姓屈,所以到現在為止他是我台大的學長,我到現在為止還不跟他講話,我看到他就生氣,我沒有騙你,因為我們已經很好意把業界的大頭,包刮天人一起去跟他講說,你現在這下去的話,整個台灣產業會很大的影響,他拍拍我們的肩膀,你們都賺過很多錢了,給農民好有什麼不好,我們沒有說不給農民好呀,你不能說我說xxxx(14:26聽不懂)三歲小孩都會,為什麼要你這個台大畢業的來這邊當機政,結果完了,從那時候開始一年一年我們379家合法工廠,xxxxxx(14:37聽不懂),這些都是有歷史的工會呀,現在剩下60多家那全台灣呢!農民本來做茶是Zero,現在有一萬多家,就是我在講的茶農商,他做他可以賣他不用負任何的責任,那我們是不是試圖過努力,我們跟農糧署跟政府講說,是不是以現在的電腦,把所有現在的農民ID把他編出來,我現在跟農民買茶葉我要送去張三李四的農民的茶葉,我買下來我要送去SGS檢驗農藥耶!前一批5000,一年要花個幾十萬很簡單,那為什麼他們不必受罪我就要受罪。

[15:28]所以我要把我台北的門市關掉就是這樣!我台北名下的門市惠美壽,一個惠美壽三個字就是紀念我爸爸,他的日本名叫xxx(15:39日文聽不懂)就叫ABC,我在美國華人唯一在洛杉磯設茶廠的就是我們,三十多年前我在洛杉磯設茶工廠根據美國的FDA法令我們在設廠,因為那時候台灣不能大陸茶我買不到大陸茶,那美國要大陸茶,我直接美國設公司設廠直接跟湖南茶葉公司去,我還提供獎學金給湖南大學,而且他們對我們的關係也很好,常常要表揚,我說不要表揚我說這兩岸我的玻璃門被打破,因為我最早的名子叫惠美壽中國茶,結果玻璃門被打破,所以中國茶拿掉惠美壽名茶沒事,很多事情搞得我們想起來也好笑,這種所謂的意識作為就是剛才我講的你要資產管理廢掉,你要廢我們講說大家坐下來談,談好以後你再做處理嘛,你沒有談一下子就廢掉,完了,民國71年到現在為止,也差不多三十多年了,一天一天的茶產業,現在379家合法工廠是台灣茶的主力在過去,現在就剩六十幾家都是有氣無力的。

[17:03]下午去xx(17:05聽不懂)他的老板的妹妹是我弟媳婦,我弟弟也是台大醫學院畢業的,沒有辦法你看一個工廠在做文物承受也時候我們自己人也不好講話,你工廠就好好地做茶生產事業搞一個文物館,我不是在別人背後講壞話啦,那個羅老闆也知道呀要怎麼利用空間,有空間幫忙做一個文化的推廣,也可以拿掉一點文化部的補助,你不會這樣做的人就沒有呀,另外一個工廠叫錦泰,沒什麼關係你也可以叫他帶你去看,也是一樣呀,機器還一大堆。
台澎工廠機器日本茶的機器就是當年買進來的,其他的機器幾乎沒有了還有xx(18:00聽不懂)好像一兩台吧,錦泰你也要去看他做紅茶的那個xx(18:06聽不懂)做綠茶做日本茶的他整個的xxxxxx(17:10聽不懂)全部都還在,所以排尺的那個就等於替歷史台灣茶尺的紀念你自己都可以排起來,以後都沒這機會了,一旦老闆說要賣掉以後那全部都是廢鐵,像我的整套的綠茶紅茶我捐給一個我們的同業,去越南吳志明投資的,如果要賣的話,200萬賣的到,但是舊機器呀我一毛錢都沒有拿就給他啦,他在越南做茶,我去越南的時候,我看到我那些機器我相機一照我自己的眼淚都掉出來,這些東西是過去我生活的依靠,現在已經在台灣沒辦法落腳生存,要跑到越南來,而且有越南的我們的同業在那邊好好的利用去賺,做出來的茶業又賣回台灣,因為大陸茶不能進來,只好買越南茶,越南茶用得好好的,他現在又跟你講說落葉機然後搞東搞西,搞得越南大失管,找我們工會講說,你們怎麼這麼奇怪一開始還講說很感謝我們越南,給他個感謝狀,現在又說我們什麼什麼東西,所以政策的問題老實講,有時候想起來真的是不該這樣子,你不跟他買就好了嘛,你可以少跟越南買茶就好了嘛,為何講人家的壞話呢。

[19:33]全世界又不是只有台灣一個市場呀,越南茶現在賣中東呀賣土耳其呀賣那些東西好多喔,他從一年兩千噸一年不到一萬噸產量現在已經是世界排行第三、第四,十萬噸以上,那這才是共產黨厲害的地方,你自由民主好,我們當然享受到不同的,但是政策的共產黨主義壓力來的話政策決定這麼做就這麼做,我今天我所知道的中茶公司,是過去我們中國,沒有老蔣沒有來台灣的時候沒有什麼中茶公司,茶葉公司就是上海茶葉公司、湖南茶葉公司都是民間的,哇!中茶公司一成立,然後各省產茶的18省都有省公司,我們都要跟省公司交手,那省公司後來又覺得說不行啦!共產黨又把它改成規範xxxxx(20:38聽不懂)所以很多的事情他們自己也搞得亂七八糟,他們一下要外銷,一下也要內銷,一下外銷像他們鼓勵內銷學台灣鼓勵內銷福建的安西的鐵觀音,學我們做清香,學了那個你喝一口悶肚子,現在又不行改回去還是烘培過的,因為台灣的茶我們平民的包種茶是學武夷茶,我們的凍頂茶高山茶是學安西,因為我們的條件可以做很清香,他們的條件不夠的話他們做不出來,但是他們的茶今天也是從像紅茶金駿眉搞到一四斤五百公克要人民幣一萬塊,你神經病有那麼貴的茶嗎,所以紅茶也好、鐵觀音也好、烏龍茶,中國大陸老實講,說實話我也覺得他的政策改來改去搖搖擺擺沒有辦法一個統一。

[21:45]所以有一次我去北京開會的時候,中茶的大頭有幾個李xx(21:50人名聽不懂)在會議吃飯的時候我就講,我常常來你們都講大話我聽了很難過,因為我跟大家熟了我說實在話我們你們中國是世界茶量最多的,茶農也最多!你們有沒有一個世界級的茶山,我說全世界十大茶山裡面都是英國人xxxxxxxx(22:15英文聽不懂)沒有一個中國的,你們常常在吹牛皮騙老百姓,你自己應當有一個嘛!後來他就講說怎樣推廣?那你看看立頓怎麼推廣我說立頓在台灣本來是德基洋行代理後來自己來,他一來台灣加入我們的工會那個蘇格蘭的人還請我當他的xxx(22:43英文聽不懂),我後來深深的了解到了立頓的成功,百年老店的成功,他只有兩個產品紅牌、黃牌,他沒有一個店,他告訴我一句話,我一個店要訓練店員,又要解釋怎麼那些,我什麼都不要,我架上放著,你要你就拿,是紅的紅的比較便宜,黃的比較貴,他只有兩個,他沒有店也沒有那個,他說後台的訓練我很要緊,他紅牌…兩牌的,他一個茶少的話有六個地區的茶混在一起,他兩公克一個茶包,多的話要二十幾個,因為農產品們苦旱有時候有,有時候不夠,他一定要所以他茶師的訓練第一個xxxxxx(23:30英文聽不懂)英國劍橋或牛津畢業的,一定要在xxx(23:37英文聽不懂)或者在印度看茶台,像後面那個看茶台提水壺、倒茶三年,薪水八百塊美金,三年過後可以開始看茶,六年畢業升為茶師,薪水八千美金喔!

[23:59]xxx(23:59英文聽不懂)所以立頓來台灣的時候他找不到任何人嘛!xxxx(24:06英文名聽不懂)就跟我講說,我說這樣好了你去大學畢業的食品營養系的先找兩個學生來,我說一個不做的話,可以一個還會做嘛,我說我負責替你訓練,就幫他找兩個輔仁大學畢業的,他兩個小姐到我沙坑的工廠開始學看茶,現在剩下一個還在,一個跑去COLA,所以終於他已經安定了,但是我今天敢大膽的講,全世界的立頓只有紅茶、黃牌跟紅牌,在台灣我堅持他一定要做香片,我有我充分的理由,因為Jasmine tea(24:53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寫)是代表我們中國茶,就像日本玄米茶代表他們日本,我說在台灣你一定要給我包花茶的xx(25:02聽不懂),他起先也恩恩唉唉,我說你一定要,結果他在台灣首創的花茶,現在中國大陸有啦,這是我逼他,我說你是大公司,我自私的心理嘛,透過你這個大公司出去花開得比較大嘛,起碼我現度中國的花茶有一個被立頓肯定,所以最早在全世界立頓有花茶是在台灣開始的,Jasmine tea(25:35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寫),所以我這個在台灣的歷史上是我的功勞,當初我跟xxxx(25:39英文人名聽不懂)堅持要,因為他一直叫我做顧問,因為他自己本身是個教員去立頓上班,我說我沒有辦法做你的顧問,第一個我是私人公司的負責人,而且我是工會業務上任務很多,但是我可以當你的好朋友,不拿你的錢,那你一個月一定要請我吃一次日本料理在福華飯店,所以我們在福華飯店吃日本料理,每個月一定一次吃飯,就談東談西有任何的問題他都會問我,那我也告訴他說台灣現在有什麼什麼的變化。

[26:18]甚至說當初我記得他要調回去以前我到現在為止還覺得非常遺憾的,我建議他說我們那時候台灣最早喝茶是xxxxxxx(26:30聽不懂),我說那個東西我賣茶的人我老會那東西那麼小我手指都比蓋子大,所以我一直建議立頓是不是北方人去北邊的話,喝茶吃飯一定蓋碗喝茶也蓋碗喔,很有非常風度,那我就想說是不是用蓋碗我去大同瓷器他是喝湯的,我是叫他講說xxxx(27:04聽不懂)放在那邊開水沖下去然然後兩分鐘以後蓋子打開來抖一抖以後再把茶包放在蓋子上你就喝,第一個喝茶方便簡單又有風度好風度,一般現在老實講老闆現在自己泡茶xxx(27:26聽不懂說什麼)以外,那可以一對一,那不能一對很多人,我說今天有六個人找你的話你就很不好處理嘛,而且洗那些東西唷,中國人又越黑越古老味,老外看到都不敢喝了啦,所以很多的地方是因為觀點不一樣一定要國際化的話你會去想,學東西那些可以走出去哪些不能走出去。

相關故事
小時候做茶的記憶

小時候做茶的記憶

茶不是商品 而是生活

茶不是商品 而是生活

賺快樂比賺錢重要

賺快樂比賺錢重要

從做茶到玩茶

從做茶到玩茶

危機就是轉機

危機就是轉機

退伍後的選擇

退伍後的選擇

童年玩茶趣

童年玩茶趣

承接家業的壓力

承接家業的壓力

五代飄香-泉芳茶莊

五代飄香-泉芳茶莊

兒時關於茶的回憶

兒時關於茶的回憶

茶莊第四代的傳承

茶莊第四代的傳承

茶葉帶來的姻緣

茶葉帶來的姻緣